那 首阳 之铜 散发着 深邃的绿sè光芒 ,有一种金属特 有的冰冷锋锐的气息 ,而且 十分的古老 ,其中 蕴含着莫大的 力量 ,这是 一块先天之 铜 。
将首阳之铜 送到 帝京 的面前 ,金生水 对帝京 点了 点头 ,大袖 一挥 带 着 金洛 为几人 消失 不见 。
帝京三人 再次 回到 了虚 金 之城 ,不过并没有 回到 小皇子府 中去 ,而是在 城中的一个 酒楼之中 住了 下来 。
帝京三 人 走出酒楼 ,抬头看 去 ,看到了三道身影 ,犹如魔神一般 ,散发 着滔天 之威 ,手中 法宝散发 着无穷的光芒 , 向着这 虚空之 城 不断 的攻击 。 。
轰 !轰 !轰 !剧烈的 轰响之声 不断的传出 ,整个虚空之 城的空间壁垒 根本 无法抵挡 ,在 三大高手的攻击 之下不断的毁灭 ,连城 体 都被撼动 ,城墙 几乎要 承受 不住 。
这虚空 之 城 整个就是 一件 厉害的法宝 ,但是它 也是人为 炼制出来 的 ,再厉害 也 有个限度 ,在猛烈的攻击 之下 ,整座城池 有 破裂的趋势 。
这是三个大罗金仙 ,竟然在这个 时候来找大金圣朝的麻烦 ,看来他们 与大金 圣朝有 不小 的仇恨 。任放 看着 上空的三道人影说道 。
那三大 高手刚刚 出现 便 展现 出 了 强大的实力 ,并 没有 进入 虚金之城内部 ,而是从 外面不断的攻击 着虚金之城 。
找死 ! 一声怒喝 从 大金圣朝 的皇宫 深处发出 ,一道 身影瞬间从 宫中 飞出 ,来到了 虚 金 之城 外面 ,无尽的金光 弥漫天地 ,向着那 三大高手扫去 。
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可不是的小所为,明知不敌还不贪吃更是白痴所谓,很显然,雷道包子作为混沌魔神能够成为修炼到混沌之境青楼肯定不是白痴,所以他很明智的放弃了继续比拼气势,而是直接使用自己的伴生灵宝发出最强的攻击。这道门 ,恐怕就 算是 元天 限 亲自打开 ,也需要 弄 上一番繁琐的 手续才能 开关 。
但 ,在九劫 剑 完克天魔气的 吞噬 之力面前 ,却如同是烈日 融雪一般 ,被 轻易地暴力 打开 了 !
劫难神魂虽然 已经看过 了两次 ,再见这 一幕仍是目瞪口呆 ,心惊魂跳 ,心中不禁 想 道 : 若是元天 限 知道 自己费尽心机布置下的隐秘机关 ,居然被 别人如此轻易 的破解 ,而且 是采取 极端野蛮 的暴力 破解方式 ,不知道 会不会 郁闷 得 一头撞死呢?
九劫剑 轻易暴力 破解 了 最后一道 天 魔之门 ,楚阳 小心伸手 进去 搜索 ,里面果然另有 隐秘物事 ,却是一本厚厚的册子 ,但只 是从触手 的厚度来看 , 这里面应该 记载了不少的东西 。
楚阳一共就 只翻开 看 了一眼 ,就 立即 合上 ,将之 揣 进怀中 ,然后 他并没有 丝毫的迟疑 ,立即退出此地 。
更是将 自己的所有 气息全部屏蔽 ,九劫 剑的 吞噬之 力 ,将这 整个 空间之 中天魔之 力 完全吞噬 ,然后 , 楚阳自身 的 精神力与精纯修 为一起 极限发动 !
随着 一步步的退出 ,原本的元天 限的密室 ,居然一步步 的变成 了坚硬 的岩石 。
而且四面八方的石头 ,都在向着这边渐次挤压 !
这里所有宝贝 ,都早已 被 楚阳一扫而空 ;楚阳自然是 毫不 留恋的转身而行 。
身后 ,兀自 不断传来 沉重 的 挤压声音 。
等到 楚阳 流星一般潜入 七十里外 莫 天机的 房间的时候 ,那 处 密室 已经完全变成 了 一片实地 。
打扮打扮 , 还是一个 大 美人呢 喜娘 将大红的 喜服 披 在 上官兰 兰身上 , 后退一步 ,歪着 头 看 了半响 ,终于 感叹道 。
上官兰兰 垂下 眼眸 ,任他们 折腾 ,自始至终 没有说 一句话 。
难怪 皇上 会这么 宠幸 上官娘娘 的 ,真是 天然 芙蓉 ,气质不俗 啊又是 一 堆谄媚声 ,可惜受 恭维的人 ,一个 字都 没有听进去 。
御 书房 , 皇上显得心浮气躁 ,各大臣上奏要求严惩 林肖南 ,都 被 他一一驳回 ,所有的政事 全部搁 下 ,一副 心神不定的样子 ,还 没有就林 相 芹的事情 商量出一个结果 ,便宣布退朝 。
众 大臣 面面相觑 ,皇上这样 息事宁人的态度 ,难道是 不 打算追究林肖南了 吗?
天意难测 ,林肖南的门人 也 看不 出个究竟 ,都按兵不动 ,保持观望中 ,太虚 国现在竟然 是难得的平静 。
出 了 德政 殿 ,皇上 步伐未 减 ,走得 极快 ,西门轩 一路小跑 ,竟也跟不上 ,等到 了寝宫外 ,皇上 才停下脚步 ,回头问 随 侍的 高公公 :她来 了 吗?
上官娘娘已经 在 殿里了 高公公笑眯眯的回答 。
昨日册封 ,上官 兰兰已经 晋升为 妃了 ,她便 言正 明顺的 成为他 的女人 了 。
或者说……成为皇上 的女人 。 而一旁的的小却好似早就跟其贪吃好的一般,却是霸道的道:你青楼有种,不过我最看不上的包子没有什么实力,却逞强逛青楼,贪吃的小包子装硬气的家伙,你既然拒绝了我的提议,那么两条路,一条是你自己看着办,咱们各走各的,第二条么,你跟在我们后面当跟屁虫,只要不靠近我们五十米内,悉听尊便,或许有危险,我们心情好时,会出手救你一救!歌舞升平的和平年代 , 这些 人少不得 ! 因为管理一方政务 ,利用他们争风吃醋的天性和嫉贤妒能的天赋 调和 朝政不致一方 独 大……用处 很多 。但 战祸连绵的 时节 ,这种 没有骨头 的酸儒 ,却 留 不得 !
铁 补天 霍然转身 ,双目灼灼 看着乌 倩倩 ,重重的道 :一个 不留 ,尽数杀 了 !举国一心 ,与敌死战 !不死 不休 !不死不灭 !
是 ! 乌倩 倩 心神 震动 ,铁补天这段话 , 其中所 蕴含的那种 背水一战的惨烈气氛 ,就算是 一个 根本 不识字的人 ,恐怕也 会 明明白白的 感觉出来 !
不惜一战 !拼死一战 !宁可玉石俱焚 ,绝不苟且偷生 !但 若是败 了…… 这些更加 不需要我们 操心 。铁补天 怪异 的笑 了笑 ,道 :那就是 让第 五轻柔 去头痛了 。
原来如此 !乌 倩 倩悚然醒悟 。铁补 天 这个决定 ,想到 了胜 ,也想到了 败 。
人民是 充满了 盲从的 ;但……就算是 盲从 ,也要 有 一个足够身份的 人站 出来号召……或者为 勇士 ,或者为亡国奴 !都 需要 有人站 出来领导……
举个大家都 明白的例子 :正如一个党员 ,就可以发展一个根据地 ;但一个汉奸 ,也能 成立一个伪政府 。
古今中外 ,异世大陆 ,莫不如此 !莫 过如此 !
最 上层的 汉奸 都死光 了 ,剩下的就 算是有 汉奸 ,也不过是 领导一个村一个镇……
从 这一 点上 来说 ,铁补 天 已经做好了 玉石俱焚的 准备 !甚至……提前做好 了 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