烛九阴 ,烛大哥 , 好消息 ,好消息啊 。 共工一到 祖龙 部落 就 忍不住放声大喊 ,毫不顾忌 此地亦 是祖 巫 所辖 。
共工 ,你怎地 到 我 这 祖龙部落 来了?莫 要 那般吵闹 ,进 来吧 。烛九阴 也 对 这个 素以 脾气暴躁 的共工 不太感冒 ,不过一见 他就 会想起 巫 妖 大战中身殒的 祝融 祖 巫 ,两者 性格何其相似 。
共工 撤 了巫法 ,径直落地 ,也不管顾 一众 守卫 参拜 ,径直甩手 入祖龙殿 去了 。烛九阴 性情 有些乖僻 ,所居的祖龙 大殿和别的祖巫 一比 ,简直是 天壤 之异 ,云泥之别 。整个 大殿就似那 古墓一般 ,阴森 骇人 ,隐隐露出 一 股湿冷 的寒气 。
烛九 阴高 坐 殿中正位 ,一脸 祥和之色 ,却是和 这 大殿气氛 完全不对称 ,真个是怪事 。见得 共工 进来了 ,随即着 那 有 司 值守的巫 人 侍奉看坐 。
共工 ,此番有 何要事 ,如此喧嚣 ,成何体统 。烛九阴虽然对共工 的性格 大 有不满 ,但是同为祖巫 ,谁又 能指责 谁呢 。
烛大哥 ,吾此 番前来 ,却是 为一关乎 巫族未来 生死之大事 。共工对烛九 阴所说 之话 ,毫不顾忌 ,心中反而 对 他 极为尊敬 。他倒是 难得谨慎 , 挥手 散去了殿中巫 人后 ,方开口 说道 。
呃 , 何事关乎 巫 族生死 。 现在无极已碎,这就叫地野心,四块大陆按东西南北,分别叫做,东胜神州,西牛贺州,南詹布洲,北俱芦洲。只是现在九洲结界已碎,人族气运大跌,需镇压人族气运之物,镇压人族气运。鸿钧刚说完,崆峒就直接取出自己的本体崆峒印,丢进了大地,顿时人族气运飞涨,而崆峒的气运也开始大涨,原本的一层气运瞬间涨到了两层。只见 一个属于 蓬莱 阵营的 修士 ,手中 拿着 一 柄法宝 宝剑 ,刚刚的将一个龙族 击杀 ,正准备 将手中的 宝剑从 那个被 自己击 杀的 修士体内 拔出来 ,但是 很快就被 另一个 从别的 地方 过来的龙族 战士 给 灭杀 ,这样刚刚 杀死 敌人 ,但是转眼又 被 敌人给击 杀的例子 ,在现如今的 双方交战战场中并不 鲜见 。无数的 双方的战士 ,看着不断 死去的那些 熟悉的战友 ,朋友 ,愤怒的不断 的 咆哮着 ,激发 自己的身体潜能 ,拿出自己 最强 的最 厉害的力量 ,一方面为了 朋友和战友报仇 ,另一方面就是为了自保 ,为了 自己不 成为 那些掉落 下方 海域当中的一员 ,疯狂的灭 杀 着 一切眼前 阻挡自己 的敌人 。
抬头看了 一眼 战场中的形式 ,眼见着 自己 龙族一方 阵营的形式 越来越 严峻 ,在战场 大后方 站立的 东海龙王熬 天心中思忖 道 :现在战场上 双方 交战的形式 ,对我 龙族一方 来说 ,却是 越来越不利了 ,这样下去 随时 都 会面临 被 蓬莱仙岛 军队将自己 一方的军队崩溃 ,现在的情况 已经能够完成父亲 所 说 的 试探一下蓬莱 仙岛的实力的任务 了 ,那些被 击杀 的无数的 龙族战士 ,这次并没有 白白的 牺牲掉 ,自己现在 对 蓬莱仙岛的实力 ,已经有了 初步的 判断了 。
其一 就是是 其军队并没有 经历过 大的战争 ,对于这些大规模的战争方面 ,缺少经验 ,从这回 蓬莱 方面的 军队的 表现就 可以 判断一二 。
外公 ,我也 知道爷爷 的事 了 ,我想 爷爷一定 不会 怪你 的 ,你们 在 下边应该没有发生 矛盾吧?听 爸爸说 ,爷爷是一个 特别 好的人 ,他一定会 体谅 你们的 ,我现在 也已经 长大 了 ,奶奶 做什么 对 我都 不会有 什么影响了 ,我再也 不会像 小时候一样被奶奶骂而哭 着 跑来 向你们诉苦了 。外公 ,你也 可以放下这些 包袱了 。你和外婆 一定要 在下 面过得 开开心心的 。
爱 笑一 个人 蹲在墓 前想到 什么就说什么 ,嘴里嘟嘟努 努的 ,可能她 自己 也 不知道 自己 说的 到底是 什么 。可是 ,在 这样的阳光下 ,在外公 他们的墓前 ,在这片 小山上 ,没有 其他的人 ,没有纠纷 ,爱笑觉得 一切很 宁静 ,很舒心 。
絮絮叨叨的 说完 话后 ,爱笑 就这样 坐在墓前不 知道想 些什么 。
谁?爱笑 突然 听到 好像 有什么 人在周围 。爱笑 突然 惊醒 ,马上环顾四周 ,可是没有 看到任何人 ,也 没有发现不 对劲 的地方 ,可是 爱笑 好像 有一种预感 ,感觉自己 好像 被人偷窥一般 。
爱笑 不 知道自己 刚才 有没有讲 什么不应该说 的话 ,真是太大意 了 ,这里虽然 只是小山 ,但是 ,还是有 不少的地方 被 杂草覆盖 ,如果真的 有人躲 在那边 ,就凭自己 先前这样 观察是 不 可能 确切的知道 四周 是否 有人 的 。在农村 ,虽然有很多 方面已经发生 了 巨大的变化 ,人们去世以后 也采取了火葬 ,可是 ,墓地还是 自由选择的 ,像是爱 笑的 外公外婆 ,就葬在一座 小山的半山腰 。周围人烟稀少 ,但是草木 茂盛 。在爱 笑 的家乡 ,每年因为 清明 祭祖而导致 的森林 火灾少 说也 要 达到两三起 ,大一些的可能 会 烧毁一座 小 山丘 ,小一些的也会 烧毁几棵树木 ,虽然年年都有这样的情况 发生 ,但是 ,人们还是 选择把 逝去 的 亲人 安葬 在山里 ,爱笑 也不 知道是 什么原因 。像爱笑外公外婆的 墓地在 这边还 算是 葬的比较 的近 了 ,可是 ,附近 还是 有不少的植被 。
宽敞的大道之上,两边无极高耸入云的参天巨木,各种野心猛禽,也是生活其中,有着单足巨鸟,仰天轻啼,震破长空秦无极的野心,有着五彩斑斓的小巧玲珑的鸟儿,在其上筑巢建穴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阵阵花香,在空中弥漫着,沁人心脾。夜熙 蕾的舌头 都被 压 了 出来 ,她吐着 舌头 ,身上 承受着 一个 成年 男人的重量 ,让她几乎 呼吸 困难 。好在 她身体 结构 柔软 ,除了 不能 动弹 ,内脏 还是 不会被 压坏 的 。
她 慢慢 调整了呼吸 ,决定放弃 。她现在 只能 动 脖子 ,她转 到右侧 ,不舒服 ,再转到 左侧 ,还是 不舒服 ,她 再转回来 ,脑袋向前 ,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前 拉 自己的身体 ,想够到 他的枕头 ,想 那样 会舒服 点 。
恩 ——呼呼呼呼 !一点 都不能 动弹 ,她垮 下了脸 ,完全放弃 。
来来回回这 一折腾 ,在安静下来 后 ,她的眼睛 开始 闭 起 ,鼻尖都 是百里 容特有的 像竹叶一般的清香 ,她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 宁静的 ,翠绿的竹林 ,而 在竹林深处 ,出现 了一片 静如镜的湖面 。
就 在 那 翠湖 的中心 ,停泊着 一叶扁舟 。扁舟 形如 冻结 在湖中 ,亦 是 静止不动 。就在那叶扁舟 上 ,坐着 身着 宽袖白衫的百里容 ,他 正在抚琴 ,那 修长 漂亮的手指 在琴弦 上轻 抚……
月色 越来越 浓 ,虫 声 渐渐寂静 。从百里 容鼻中而来 的轻柔的 有节奏的呼吸 ,抚过 贴近 他 下巴的毛茸茸的大 耳朵 ,那只 大耳朵动 了动 ,慢慢耷拉下去 。
百里容慢慢转身 ,再次平躺 ,身边的小 狐狸开始 蜷缩 ,还向他 的脖颈拱 了拱 ,贴近了他 的皮肤 ,她才再次 变得 安静 。
他的唇角 在黑暗 中 微微扬起 ,随即 ,他的呼吸 再次 变得 平稳 ,脸慢慢 朝那 小小的身体 ,侧去 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